当前位置: 老人网 > 经验 > 保健 > 被后妈赶出家门 12岁男孩家门口流浪一年(图)

被后妈赶出家门 12岁男孩家门口流浪一年(图)

更新时间:2022-12-01 12:04:02

  杰杰睡过这样的管道井,只不过那一个空间稍大些。 蔡旭超 摄2岁父母离异,12岁被赶出家门,在自己家门口流浪了近一年!睡过管道井、草地,饥饿过、寒冷过、吃撑过、温暖过。这就是12岁杰杰的生活。

  莒县,在去年汶川大地震时曾名动全国,因为这里出了“史上最牛农民救援队”。本文中这个离奇的故事就发生在莒县。

  不像流浪孩子的杰杰

  12月2日晚,记者来到莒县华泰纸业公司旁边的一家网吧内,第一次见到乳名叫杰杰的朱宝林。第一印象他不是一个流浪儿童——五官清秀,皮肤白净,一双大眼睛显得很有灵气,身上穿的一件蓝色羽绒服虽然比较脏,但看得出来还比较新。

  杰杰说,牛仔裤、鞋子和一身内衣是张叔叔买的,外套则是一个姐姐买的。

  这位张叔叔名叫张立,在莒县县城内开了一个小工作室,做“游戏代练”。大约10天前,一位叫李雪的女孩将杰杰送到张立这里来,意思是让杰杰给张立干些力所能及的小活儿,然后张立给孩子口饭吃。于是杰杰跟着张立同吃同住,也一起玩游戏。

  记者见到杰杰时,他已经很久没有洗过澡了,上一次洗澡还是一位姐姐给他几元钱,让他去澡堂洗的。张立说:“这孩子太可怜了!一年没怎么吃过肉,现在见了肉就猛吃,还怕他撑着。”张立知道,他的工作性质并不适合将杰杰长久地留下来,于是打电话给本报,希望媒体帮忙找到杰杰的父母。

  杰杰的流浪生活

  杰杰的老家在离莒县县城30多公里的夏庄镇中马坡村。

  他告诉记者,两岁时,爸爸和妈妈离婚,他被判给爸爸抚养。大概三岁时,爸爸又结了婚。在县城的爸爸家住了约一年,杰杰被送到爷爷奶奶家,以后就在爸爸和爷爷家来回穿梭。在他10岁的时候,又被送到大伯家住了两年。

  小学四年级没上完杰杰就辍学了。去年来到城阳镇大湖村附近的一家餐馆打工,做些端茶倒水擦桌子之类的活儿,酒店管饭但不给钱。

  杰杰说,在酒店干活期间,一个开着黑色轿车的姚姓男子找到杰杰让他卖肾,说可以给他7万块钱,并且跟杰杰签了合同。有人告诉杰杰如果只有一个肾的话,就不能走路了,于是杰杰跑掉了,避免了这次灾祸。

  杰杰在爸爸家过的2009年春节。他告诉记者,过了年后不久的某天晚上,后妈让他拿玩具给弟弟玩,杰杰把玩具扔在地上。后妈很生气,认为这是在向她示威,将杰杰赶出家门。而杰杰的爸爸则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甚至都没有往这边看上一眼。

  杰杰的爸爸叫朱子秋,后妈姓李。这对夫妇并不是第一次“出名”了。据《半岛都市报》报道,2006年2月份,一对夫妇在青岛遗弃了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婴,后来这名女婴在福利院中死去。遗弃自己孩子的这对夫妇正是杰杰的爸爸和后妈。

  从家中出来,来到县人民医院,杰杰想在这里的椅子上睡一宿。民警发现后送其回家,爸爸朱子秋躺在床上,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没听见,自始至终没有起床。 民警说:“真没见过这样当爸爸的。”

  杰杰说,民警走后,后妈又将他赶了出来。一位出租车司机看见杰杰一个人走在街上,就将他带回家中。

  此后民警不下十次将杰杰送回家,有时候家门紧闭、无人开门,即使顺利将他送回家中,不久杰杰又会从家中出来。

  被赶出来的第二天,民警和杰杰一起来到朝阳小区,他的妈妈住在这里,但是并没有敲开那扇门,晚上在派出所过了一夜。第三天,杰杰又来到朝阳小区寻找妈妈,可是依然没有找到。小朋友们在小区内给杰杰找了一个管道井,井口上还有木板可以盖上,当晚杰杰就在这里睡了一夜。

  之后的几天里,杰杰就在这个朝阳小区游荡,有时候睡在楼梯过道,有时候睡在草坪上,“大半夜的时候还挺冷的,有人给我一件大袄盖着。”记者问他晚上害不害怕,杰杰说,他害怕被门卫发现而将他撵走。

  遇到的人有好有坏

  不久后,莒县人民商场开业。开业期间,商场前面搭建了一个表演用的舞台,舞台之下就成为杰杰新的“安居之所”。人民商场的工作人员渐渐跟杰杰熟悉起来,有时会给他几块钱买吃的。舞台撤掉后,杰杰就到网吧过夜,开始时他什么都不会,只是对着屏幕乱点,而如今他已经对电脑十分熟悉,对游戏更是有着不低的“造诣”。

  12月3日,杰杰带着记者来到莒县人民商场,找到一位叫莹莹的女孩子。17岁的莹莹看到杰杰,十分惊喜,摸了摸杰杰的脑袋,问他过得怎么样。莹莹告诉记者,她曾将杰杰带在身边生活了两个月,后来她去黄岛工作了一段时间,回来后就找不到杰杰了。临走时,莹莹还特意叮嘱了杰杰几句,脸上满是疼惜。

  在外流浪时遇到的并不都是好人,有几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曾将杰杰带到小摊上给他灌白酒,杰杰在被灌醉之前就跑掉了。

  杰杰还做过“游戏代练”,通过玩网络游戏赚钱,当然赚得的钱不是属于他的,而是被一名叫胡成主的人拿去了。杰杰在那里受了委屈就跑出来了,一位叫李雪的女孩将他送到张立那里,而后张立就给媒体打电话求助了。

  12月3日,记者带着杰杰在莒县城内寻找他的父母,但是寻找了两天还是一无所获。几乎所有杰杰的亲人都不愿收留他。

  在后妈家吃了闭门羹

  首先去的是位于山福小区的杰杰爸爸家。到楼底时,杰杰却不愿上去,于是记者一个人前去敲门。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开了门,她说不认识朱子秋这个人,就关门了。小区门口一位姓赵的保安告诉记者,那个妇女应该就是杰杰的后妈,他们并没有搬家,而朱子秋在青岛打工,很少回家。记者领着杰杰再次去敲门,结果一直无人开门。当天晚上和第二天上午又去敲门时,依然无人应答。

  杰杰又带记者来到在前城子开蛋糕店的舅舅家,舅母说杰杰的舅舅去广西了,并表示对于杰杰的事情他们也无能为力。杰杰说,他流浪的时候也曾去过舅舅家,但是并没有收留他。

  “留给杰杰的房子被卖了”

  位于朝阳小区的妈妈家,同样大门紧闭,无人应答。在莒县六合饲料厂,记者找到杰杰后爸马志坡的电话。马志坡告诉记者,他离婚后带着一个孩子和杰杰的妈妈组建了新的家庭,后来他们又生了一个孩子。杰杰的事情让他们也很为难,毕竟离婚的时候将杰杰判给了他爸。马志坡不想让杰杰与他妈妈见面,因为杰杰的妈妈身体不太好,怕刺激到她。

  两天后,马志坡再次给记者打来电话。经过两天的思虑,马志坡决定可以让杰杰到他们家,“他妈妈虽然嘴上不说什么,但是背地里在偷偷地流泪,毕竟杰杰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!我不想看着她妈妈这样伤心,况且杰杰这孩子我也挺喜欢的,唯一担心的是管教不了他。”马志坡还表示,让杰杰到他们家还有个条件,就是让朱子秋将孩子的抚养权完全交给他们,并且支付抚养费,在此之前,杰杰不能够去他们家。

  “当时他(杰杰)爸妈离婚的时候,他妈妈没要房子,将房子留给了杰杰。后来他们竟然将房子给卖了,以杰杰后妈的名义买了一套新房子!你说这家是什么人啊?”马志坡气愤地说道。

  死活不肯去爷爷家

  8日,杰杰和记者来到位于桃园北区的大姑朱子房家。朱子房说,她很久都没有跟朱子秋联系过了,朱子秋在他们家族中的口碑和人缘不怎么好,并且建议杰杰去找二姑或者大伯。朱子房责备了杰杰几句,杰杰的火气当即爆发开来,冲着大姑和记者大吼了一声。

  记者想带杰杰去爷爷奶奶家一趟,可他说什么也不肯去,说怕被强行留在那里。记者只好一个人来到距离莒县30多公里的夏庄镇中马坡村,见到了杰杰的爷爷奶奶。杰杰的爷爷今年89岁,奶奶今年81岁,身子骨都还硬朗。

  两位老人说,杰杰的爸爸朱子秋很久都没回老家了,也没有打电话。得知杰杰跟记者在一起,杰杰的奶奶松了一口气。临走时,杰杰的爷爷对记者说:“你回去跟杰杰说,他要是愿意回他爷爷这儿来,就让他回来,不想来的话就算了。”

  12岁的孩子本该是在学校五六年级读书的学生,父母的掌上明珠,但12岁的杰杰却在自己的家门口流浪,在这个人心难测的社会上晃荡。

  流浪的经历给杰杰带来了什么?

  父母的离婚以及流浪的经历,让杰杰远比同龄的孩子成熟。

  杰杰的QQ名叫做“谈情,不说爱”,他解释说自己在人民商场那里看到好多人在谈恋爱,突然脑子中蹦出一个“情”字,就想为什么不谈情呢?于是就起了“谈情,不说爱”这个名字。他的QQ签名是:人生在世,命中注定一切,你又何必担心?

  张立曾给杰杰看了《大染坊》这部电视剧,剧中的“陈六子”成为他的偶像。杰杰说:“我记得陈六子说过一句话,‘大冬天的时候我光着脚,人家放在窗台上的棉鞋,我碰都没碰一下’。”

  在记者和张立的面前,杰杰表现得十分乖巧,吃饭的时候主动端茶倒水。而在派出所民警的询问下,他却总是缄默不语。记者带着杰杰来到莒县城关派出所,一位民警说他“总是说谎,没有一句实话”,杰杰听后怒目圆睁,将手中的报纸往地上一摔,夺门而去。

  这位民警说,他曾多次将杰杰送回家。“他后妈对他其实挺好的,这事大部分是他自己的原因,你看他这脾气就知道了。有一次我把他送回去,当时他就跟他后妈吵起来,我们走后不到一个小时,他就从家里跑了出来。”

  杰杰说,他宁可在街上流浪也不愿去他爷爷家或者大伯家,他对自己的亲戚有着强烈的抵触心理。杰杰说他大伯管他管得太严了,“一天到晚全都让我学习,一丁点的时间也不让我玩。”

  从开始流浪时完全不懂电脑,到现在对电脑游戏着迷,这也是杰杰的另一个变化。杰杰玩过很多游戏,还知道怎样通过网络游戏赚钱,跟记者在一起时,记者的电脑大多时候都成为了杰杰的游戏机。

  杰杰说,等他找到一个收养他的家庭,上学之后就不玩了。只是不知这游戏瘾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戒掉?

  记者问杰杰是否恨他的父母,他说:“以前恨他们,现在不恨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,他们也有难处,但我并不认可他们的这种难处。”现在,杰杰最大的愿望不是回家,而是找一个能收养他的家庭。

  莒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何勇说,如果想收养一个孩子的话,必须要征得孩子父母和孩子本人的同意,并且符合计划生育等相关法律法规才行。

  “我想起诉我爸和我后妈。”杰杰平静地说道。(蔡旭超)

更多精彩资讯请关注老人网,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最新资讯!

上一篇: 情人的柔情老婆你不会懂 下一篇: 第一眼揭示深沉情感之迷-Qzone日志-...